我们是99%

碎片化的我们,在今天如何面对同一个资本?

1

新民通讯编辑部 发布于 2017-09-15

在这个时代,我们明明每个人都被辛苦而不稳定的工作绑架、明明每个人都在不得不应付的高昂生活开支前疲于奔命,但我们并没有一种命运相通、同仇敌忾的感觉,人和人的距离都变得越来越远。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明明是相同的,但我们每个人的体验却是碎片化的、割裂的。

法国劳动法改革引发大规模罢工和抗议

1

新民通讯编辑部 发布于 2017-09-13

9月12日,法国工会组织“劳工总工会”(CGT)号召民众9月12日走上街头,抗议现政府强行通过劳动法改革方案。教育界两大工会Solidaires和FSU(统一教师工会联盟)两大工会组织,以及法国学生联盟、法共、工人斗争Lutte ouvrière和新反资本主义党(NPA)等政党组...

中国劳工薪资涨幅放缓 就业岗位流向服务业

1

新民通讯编辑部 发布于 2017-09-06

去年中国农民工平均薪资涨幅降至7%以下,而消费价格指数上涨2%。新的就业岗位往往在服务业,其薪资低于制造业。如今,新的招聘职位往往是在服务领域——去年近47%的农民工就职于服务领域,远高于2011年33%的比例——但这些职位的薪资一般低于制造业。

第一代农民工已老,谁能为他们养老?

5

新民通讯编辑部 发布于 2017-06-06

最近《参考消息》发出了一份消息,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第一代进城务工的农民为了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走出了农村。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能力融入所务工的城市,也无法从不断扩大的社会保障网络中受益。现在,他们面临着在人生暮年仍要继续工作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