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称“未来的三十年是动荡的三十年” 湖畔大学成资本家精英训练营 准备迎接“商业新文明”时代

新民导读:曾经有一则报道称“湖畔大学比阿里巴巴野心大,它在布局一个你猜不到的新蓝图”,正如马云所强调的“技巧并不是湖畔大学首要教给学员的东西”,而更在意价值观层面。由此可见,湖畔大学是十足的资本家训练营,他此番称“未来的三十年是动荡的三十年”,无非是要让这些受训的资本家准备迎接“商业新文明”时代。这不禁让我们想起前几日来自官方的“资本希望谋取政治权力是十分危险的”这一警告,可见,合作在强化,斗争却也在加剧。

马云在开学典礼中表示,“未来的三十年是动荡的三十年,是新企业诞生的三十年。今天的前二十位的企业,三十年以后,不知道还有几个在,包括阿里巴巴在内。”

7名校董,11名保荐人企业家,30位教授。44位从1080名候选人中选拔出来的新学员在今天加入湖畔大学。在44名新学员中,既有众安保险陈劲、58到家陈小华、快手宿华、逻辑思维罗振宇、巨匠文化胡海泉等明星学员,也有华仁再生资源洪碧波、RENOGY太阳能李懿、浩丰食品马铁民、居然之家汪林朋、正大制药谢其润等传统行业的企业家。

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在介绍新学员时表示,44名三期学员是从1080名候选人中选拔出来。相比于之前两期学员,湖畔三期学员中提高了来自实体经济行业的比例。2015年湖畔大学的第一期学员主要还是互联网新贵,第二期学员中来自互联网的学员比例就已大幅降低,在今年的第三期学员中,44名学员来自近30个领域,只有不到1/3从事纯线上行业。

另外,家族企业二代接班人明显增多,比如老板电器的任富佳、天士力集团的闫凯境、新凤祥集团的刘志光、华仁再生能源的洪碧波、正大制药的谢其润、立白集团的陈丹霞等。

马云在随后的开学典礼中表示,“未来的三十年是动荡的三十年,是新企业诞生的三十年。今天的前二十位的企业,三十年以后,不知道还有几个在,包括阿里巴巴在内。我们每天如履薄冰思考,因为变化超过我们的想象。昨天的套路不灵了,以标准化、规模化原来这种套路的教学方法必须反思,我们必须培养出新的一批人出来。”

以下为马云开学典礼讲话实录:

谢谢大家,今天是第三期,我刚才给大家授校徽的时候,看见所有眼神里面充满了期待,充满了希望,通过湖畔大学能够学到很多东西,通过湖畔大学这个平台也能够给社会分享很多东西,往往是期待越大、失望越大。

我上来之前,大家想你到底今天想跟大家讲什么,其实好的东西要不断重复讲,年年讲、月月讲、时时讲。公司里面的信念也是一样,我是在2001年、2002年、2003年,那时候觉得价值观、使命感对于一个企业是多么的重要,我是真的觉得每一个人进来,必须得了解、必须得学习,差一点让公司里面的保安、扫地的阿姨都学习上公司价值观了。

只有不断的强调,而且最后强调以后,你会觉得真正相信以后,边上的人也会相信,我说我投资,如果我去投资创业者,我关键看他自己是否相信,他边上的人是否相信,有的人说的跟想的不一样,做的跟说的不一样,挺麻烦,我们未必说的跟做的都一样,但是能够感受到。

我强调一下为什么办这个学校,办这个学校源于九年前我们在不丹的一次旅行,在飞机上很多民营企业家,那时候民营企业的状态非常艰难,想一想民营企业的状态永远没有好过,大家做企业越来越难,请问谁告诉我做企业是容易的,过了以后才觉得是容易的,吹牛的时候可以讲,那时候厉害,其实当时非常艰难,今天是艰难的,未来依旧艰难。

那次我们在飞机上面,我们说成立一个大学,专门培养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大学。然后一哄而上,说我们搞一个这样的学校,于是推荐我为第一任校长,我也很高兴,九年以前我是Nobody,我今天认为我还是一个Nobody,只是很幸运有很多朋友的信任。

我公司同事非常努力,时代机遇不错,走到今天,九年前背了这么一个责任,我自己也是老师,总是希望回到学校里面去,这样的初心,我们经过五六年的思考,建立这么一个湖畔大学。

我跟第一期同学讲过,湖畔大学是一个创业的学校,我们到底想干吗,走到多久,我们不是很清楚的。曾鸣刚才讲得非常对,我们在第一期的时候,上一天课,下一课都不知道上什么,这是实事求是讲,而且来的时候我们也没骗你们,说是一起办这个学校。

前面十年的人,你们是最倒霉的,也是最幸运的,莫名其妙以为自己学到东西,但是我认为学和习是一起的,学和习是两个概念,学了知识一定要习之,习就是犯错误。

所以我们的前十期,我们思考像做企业一样做这个大学,首先第一点,招来的学生都要非常不错,我一直这么坚信,哈佛也好、斯坦福也好,好不是因为教授好,而是因为学生好,这些学生不用太教都很好,但是这些学生在一起,互相交流、互相思考、互相争辩、互相合作,再加上一些优秀的老师的引导,使得这些学生、这些学校做得不错。

湖畔大学前十年,我们希望所有进入这个学校的人,你们就像黄埔一期二期一样,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到这里跟我们一起建立这么一个学校,这个学校已经不是一个民营企业学校,这个学校更不会小到说我们跟国有企业去竞争。这个学校所受到的关注非常之大,这也是这个学校的校董,包括校长我发虚的地方,关注的越来越大,哈佛、斯坦福的,我出国很多,居然很多企业家和政界问你们湖畔大学怎么样,是否可以合作一下,很多名校想跟我们湖畔大学合作,我说我们还没搞清楚方向定位,我们也正在慢慢摸索过程之中,过早地把自己跟任何大学合作,都为时过早。

别人对我们的期望,现在社会、同行业、我们自己对自己的期望值都没有调整好的情况下,我认为我们应该脚踏实地把自己做得更加好一点。刚才在讲这个学校的方法跟人家不一样,我们更愿意分享很多失败的教训。

刚才周航同学讲的,我非常同意。我经常在讲,我说我去肯德基曾经应聘过,24个人,23个人录取,有一个网民写了一篇文章,这是假的,肯德基1993年才进杭州,那时候已经是大学里老师了,我们讲的任何话,都有人去研究,我确实1992年、1993年应聘,我在大学里面毕业,分配到电子工学院教书,我答应我们校长五年内不离开学校,92年、93年,刚好接近五年了,我想快跑到五年了,我去找工作,那时候肯德基如日中天,到杭州来的时候,去招聘,我那时候大学是杭师院毕业,到大学只能教专科生,那帮专科毕业以后,他们工作也找不到,我带这帮学生去,结果学生录取,老师没被录取,有点丢人。

在座每个人都知道,你们去融资,被人拒绝是正常的,被人接受是不正常的,你们去做销售,去卖一样东西,出去一天做十个客户,十个被拒绝是正常的,凭什么人家买你的,凭什么人家相信你,但是有人给你一次机会,有人买了你的商品,有人用了你的服务,有人给了你投资,你应该感到由衷的幸运,我比自己想象的好,要对得起这份信任。

所有失败是最佳的营养,这是心态,你怎么看待这个失败,你怎么跨过这个失败。我到今天为止,阿里巴巴很大了,未来是不是一马平川,企业越大,碰到的困难越大。我们有五亿多的用户,在整个体系管理过程中,我不断去思考别人在这个关键时刻怎么跨过去的。

湖畔大学是不是MBA一样学习成功的案例,成功者有的时候是各种各样的元素造成的,我今天重新再走一遍,今天阿里巴巴的员工水平比当年十八个人好不知道多少,我们十八个人前几天坐在下面听员工开会,我们自己都发虚,重新应聘,我们没有一个能录取,重新走一遍根本没有这个机会。但是所有的失败、所有的成功者,经历的失败都是差不多的,上战场一样,死的那些,自己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一枪打死了,太多了。

我的经历,我看别人怎么失败,为什么失败,我花很多时间,把这些书拿过来,认真看,认真反思,你觉得这些愚蠢的问题是别人犯的,其实你也会犯,但是一旦这些事情出来以后你有一根弦跳起来,这个事情好像有点问题。

湖畔大学请来的学生也一样,我讲过,我也有信心再过二十年,中国五百强中的CEO,两百个CEO跟湖畔大学有关系,要么我们这儿读书过,要么到我们这儿应聘过。我们要有这个自信,但是我们在这儿不是培养最大的公司,未来我们培养出最好的公司,自己舒服,只要成为最舒服的公司,最优秀的公司,未必是最大的公司,最大的公司未必是最好的。

未来的时代不以规模来衡量,未来的三十年,过去以工业时代一定是标准化、规模、体量、资金,未来是企业做得多么美好、做得多么舒畅,做得舒畅的人一定是心态非常好,不断反思自己的人。

我前几天在马来西亚讲,我非常幸运,跟中国商界基本上所有杰出的绝大部分的企业家都交流过,我到海外,当今世界还活着的一些优秀企业家,我都经过长时间的交流和沟通,我很幸运,做企业的人,我见过无数政界领袖,我不是对他的权力感兴趣、光芒感兴趣,而是每个人走到这一步都有无数经历挫折,他是怎么跨过去的,他怎么面对的,他怎么面对普通人,他怎么面对商人。在这里学习过以后,我发现所有有出息的人都有一个良好的心态,都很乐观,都很正能量,都不抱怨,都懂得反思自己。

很少有成功的人说这个事情别人干,这个事情别人做,湖畔大学带过去的东西,你的心态要乐观,乐观的人自信,你倾听别人,学会倾听,刚才女同学讲的,讲到这一点,到湖畔来听比讲更重要,来讲是分享,而不是做广告,更不是吹嘘。

我希望湖畔的人乐观积极,乐观积极的人,如果你没看清楚未来的结局是坏的,你的乐观积极不是什么,我认为未来的结局我们都会进火葬场,不管你多努力,这就是坏结局,仍为之。我们知道公司会关门,我每天开开心心把工作做好,乐观积极的心态。

另外一点,我希望大家不要去抱怨,任何人的抱怨,湖畔人要知道,别人的抱怨是我们最佳的机会。

第三我们需要反思,反思不仅反思自己的过错,还要分享自己的过错,从过错里面得到的东西才是真的东西。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很成功吹牛的东西,反过来一看,这些东西第二次根本没有机会赢。

湖畔要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体系,我前几天在马来西亚讲过,我说阿里巴巴派很多人去学MBA,去之前都很聪明,回来以后都傻掉了一样,我有一段时间给停下来了,不是MBA不好,我们今天要换一种教育方法、教育思考。湖畔思想,一种新学,一种新的思考,刚才陈东升董事长讲,我们湖畔要有新的教育,其实今天经济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互联网技术走向互联网时代,我们湖畔第一期互联网公司为多,第二期、第三期传统企业越来越多,今后不存在互联网,互联网不是高科技,一百年以前,电是高科技,今天谁讲电是真正的高科技,未必。当然电力公司告诉你我做到、你做不到,但是教给大家,我们还是能做到的。

整个社会在未来三十年到五十年是天翻地覆,每次技术革命出来的时候,造成的很多思考方法、做事的方法、组织的方法都会变化,第一次技术革命的组织方式是以工厂,第二次技术革命出来,能源革命出来,以公司壮大,这次技术革命,对于公司的架构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公司的架构涉及到文化、人才、结构,全部都会变化。

在座每个人,未来三十年,动荡的三十年,未来的三十年是新企业诞生的三十年,我们可以打这个赌,我们公司里面跟我敢打赌的没几个,中国未来三十年,在台上的企业一定不是今天的企业,今天的前二十位的企业,三十年以后,不知道还有几个在,包括阿里巴巴在内。我们每天如履薄冰思考,因为变化超过我们的想象。昨天的套路不灵了,以标准化、规模化原来这种套路的教学方法必须反思,我们必须培养出新的一批人出来,而且坐在下面,我感受很重要的一点东西,当然不是完全颠覆,今天我特别感动,这帮人居然可以穿校服,挺难的,湖畔大学的同学能够穿校服,这是敬畏之心、感恩之心不、尊重之心,感谢大家,这是一种行为。

我希望未来三十年,你们成为榜样,未来三十年,湖畔大学所诞生的真正的一帮企业家,能够担负起未来整个世界经济的担当,每一个人一点点都会影响很多,企业家影响非常大,我们昨天讨论,我们在国家昌盛的时候,哎呦,奥运冠军,真不错,我们看科学好,去做科学家好,真好,但是科学家也好、奥运会冠军也好,背后是谁干的?我们企业的钱和税,但是没有人觉得企业家在这个社会上有多大的作用。

我们在座这一代的“新学”,希望大家担当起来的是企业商业社会、科技发展,离不开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社会高速发展,离不开企业家的努力,未来三十年、五十年,中国企业将会在世界中担当巨大的责任,中国要担当世界的责任,中国必须担当时代的责任,美国有今天,美国当年担当起世界经济的发展、美国在科技的发展、理念思想的发展,在过去三十年取得巨大的进步。

我们今天必须准备好担当,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很快要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我们对世界的担当、经济的担当,无论外交、军事各方面,都要强大的经济支撑,而经济的竞争,不是靠你有多少武力,而是文化的竞争,思想体系的竞争,执行力的竞争,学习的竞争。

湖畔大学不仅为中国,现在已经有很多老外向我提出申请,很多跨国公司提出能够是否把自己最优秀的公司里面具备创业精神的年轻人、未来的CEO来到湖畔大学,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很多创业者说愿意,说要过来,越来越多,这所大学必须是全球化的。

我们很快会接受全球的这些优秀创业者、企业家,在一起上课,因为只有全球的思考、全球的眼光、全球的格局,我们这个学校才真正会变成全球化,面向未来,所以面向全球、面向未来,做好企业,不是大企业,大是自然的结果,为大而大,必定亡,为胖,吃胖有什么意义,而是健康。

企业也是一样,怎么舒服怎么来,面向未来三十年、四十年,这所学校我希望大家共同创业,这不是一个校长在讲话,而是一个创业者跟大家交流,我们在这里面,我们到这里来,我们教不了你怎么赚钱,你们跑这儿来还要学习怎么赚钱,你们找错学校了,你们到这儿来是分享经验、倾听教训,同时更希望大家在这儿学一些平时你根本不会去思考的,哲学、艺术、医学、军事,有些课是强制的,跟商学无关的课,我希望是强制学的,跟商有关的课是选修的。

我们云谷学校,阿里巴巴合伙人准备创办一个新型的小学中学,这个小学里面英语课、体育课、绘画课是必修课,数学、语文慢慢来,我从来没发现一个成熟的人不会算术的,但是音乐、绘画、运动,这些不好,这些人将来不会成为人才,希望我们在湖畔大学,我们三年Review一次,今年第三年,整个校董事会,Review过去三年来所有教学的成长痛苦,也希望共同搭建,我们会完善整个保荐人体系,我们保荐人的职责,要把全中国最好的年轻人,有希望的企业家给找到,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聚集一种新的经济的体量,这个经济为国家、为社会、为世界、为未来出力,因为聚在一起的人多了,才会不一样。

最后我在很多年以前讲价值观的时候,讲过这一个故事,一个老外,GE公司总经理坐在那儿,中国讲价值观没有机会,互联网讲价值观更不可能,我请他到我们公司来几天,走的时候说你们公司不仅你是疯子,你们公司几百个人都是疯子。

我们在湖畔聚集在一起,不断创新,本身就是能对社会作出巨大的贡献。企业是复杂的,但是只要你乐观、正能量,只要你反思自己,学习别人的过错,自然而然,做一个好企业,定好目标,一定能做好,湖畔与大家同在,三百年不容易,三百年的企业,几乎很难做到,但是三百年的大学有,三百年的宗教有,重要的职责,要做好三百年,赋能别人,真正创造价值,帮助别人成长,才有可能,湖畔希望在座的所有湖畔大学学生以及未来的同学们,一起参与建设湖畔、监督湖畔,找到好的人进来,只有好人、好思想、好执行才会有好结果。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企业家》

延伸阅读:湖畔大学比阿里巴巴野心大 它在布局一个你猜不到的新蓝图

2016年12月28日,湖畔大学举行第三期学员面试,并披露实体校园建设的最新进展。

此次新校区的选址位于杭州市余杭区仓前镇,整体占地面积约375亩,一期规划建设约60亩,首度曝光的设计图显示,新校区的主体建筑为圆形,四面环水,园林交错。

实体校园的下一步是学位授予吗?

目前湖畔大学的老校区在杭州三台山路的鹆鹄湾一带,其前身是由马云、郭广昌、沈国军等8名浙商投建的高端会所——江南会,与新址相比规模较小,目前仍在使用中。

湖畔大学已有两届学员,第一届录取学员36人,第二届40人。校长马云在面试现场表示,所有进入湖畔大学的学员,都是这所学校的建设者,湖畔希望跟前10期学员一起,花10年时间为中国下一代企业家打造一所哈佛、耶鲁级别的伟大大学。

若想实现这一愿景,马云及其创办者们就必须在2025年之前进一步扩大招生规模、完善教育体系、塑造口碑,甚至是获得学位授予权。而实体校园成为了这个过程中的关键一步。

湖畔大学新校址预计在2017年开工,2020年投入使用,兼具现代科技教学功能,届时招生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大。马云当天还透露,除了CEO班,湖畔将在逐步考虑开设CTO班、CPO班、CFO班,甚至研究“企业二代”如何接班。

湖畔大学实体校园设计图这所由阿里巴巴亲手筹备的 “大学”,其野心已经初见端倪。

湖畔大学是非典型商学院

很多人都喜欢把湖畔大学与商学院对比,其实它们之间并没有太多可比性。

无论是组织性质、资金来源、运营目标,湖畔大学都显示了自己的特殊性。它在民政厅下注册为民办非企业组织,目前通过募捐渠道进行筹款,其董事会聚集了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等对中国经济产生重要影响或在中国商业环境中拥有话语权的企业家与学者。

马云曾发出过MBA无用论,而湖畔大学的授课老师也大多为实干家。与商学院习惯探讨成功案例不同,马云表示湖畔大学是一所研究失败的大学,学员们需要学习如何保持基业长青 (build to last),而非短暂盈利(build to sale),旨在挖掘国内未来十五年之后的商业领袖。

在挑选学员方面,除了设置了“三年创业经验、三十名以上员工、纳税三年,并拥有三千万营业额”的基本门槛,湖畔要求报名者必须通过至少一位指定保荐人的推荐,这份名单包括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蒙牛乳业集团创始人牛根生、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等人。而国内的主流商学院并未设计这样的高门槛,通过线上报名即可直接加入入选队伍。

这种与众不同的组织架构和严格的筛选制度,不仅仅保障了湖畔大学的质量和社群特色,还让它暗藏了更多使命与重担。

不可忽视阿里巴巴、复星们正在构建的生态系统

阿里巴巴投资部门很早就对界面新闻记者否认过他们与湖畔大学有关,湖畔的负责人也强调学校的决议模式由校董会投票决定,基金会的预算与投入将向社会公开。但是,我们不难发现,湖畔的学员构成基本与阿里巴巴的战略步伐、对未来实体经济的判断保持一致。在外界,他们甚至被称为“马云门徒”。

在湖畔大学第一期学员名单中,互联网创业者是主要力量;第二期学员中,互联网公司的比例则由第一期的60%减少到30%;在第三期的76位候选人中,处于转型期的传统产业接班型的创业者明显增多。这与马云近年所倡导的“未来30年属于裂变、重构之后的传统企业”不谋而合。

从湖畔大学最新披露的四大教学模块来看,平台经济和打造未来组织是其中的重要内容。而这两个方向正是湖畔的授课者们近年来带领他们各自的企业不断尝试的革新方向。

阿里巴巴IPO的招股说明书中,就曾24次提及“生态系统”,阿里巴巴的想象力和雄大野心可见一斑。

而马云、曾鸣等人在给湖畔大学授课过程中,也都着重探讨了平台型企业的创新手段,马云强调 “ 平台型企业的核心价值体系就是如何让别人做得越来越强” ,并对学员表示“你要么是平台型企业,要么利用好平台”。

阿里巴巴的平台已经覆盖了电商,金融、大数据、文娱、物流等领域,未来还会进一步将“计算”变成水电煤一样的公共品,分享给生态圈的每一个参与者。而马云2016年年底提出的“新零售”概念,又给阿里巴巴的世界带来了新的参与者,进一步打通线上和线下,不断拓展商业边界,构建出竞争者难以模仿的商业形态。

校董之一的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湖畔大学分享了复星整合生态圈,打通产业链的未来图景。复星在2016年12月9日正式提出建立 “幸福生态系统”,将通过投后管理拉长产业链,为被投企业提供增值服务,让每一个成员在复星的生态圈内不断发展,为客户提供全面的“幸福生活”。郭广昌强调,复星尤其支持所投资的企业围绕其产业上下游展开收购,内生与外延协同发展。由复星主宰的价值管理生态圈已初见雏形。

而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则在授课中向学员们表示,海尔的颠覆目标是从传统名牌经济转型为平台商业,从零和博弈转型为共创共赢的生态圈,从名牌超值转型为社群用户的终生价值。目前海尔已经逐步去掉了管理者,变成网络化的组织,聚焦了上千个小微,有200多个小微已经开始市场化,越来越多的外部创业者也在利用海尔平台获取资源,通过“小微”身份实现创新。张瑞敏希望在即将到来的物联网革命中,引爆海尔筹备多年的用户生态圈。

湖畔大学此次最终进入面试的79人,分别来自30多个产业,除了农业、金融等传统领域,还有来自再生资源、新材料、机器人等领域的创业者。这79家企业平均营收25.9亿元,平均纳税1.39亿元,国际化程度也超过前两期,一半以上企业拥有境外收入。

无论阿里巴巴相关部门如何否认,很显然,湖畔大学的壮大过程,也正是阿里巴巴、复星们分享学员构成、孵化生态圈伙伴、构建更为庞大的商业生态系统之良好机遇。

“技巧并不是湖畔大学首要教给学员的东西”,校长马云强调自己更在意价值观层面。学员们在听完湖畔“站得高、看得远”的课程之后,都表示对阿里式的生态模式所蕴含的使命、愿景、追求感到深深震撼。

这不再是简单的创客培养或投资行为,而是通过价值观疏导,让新一代的中国企业家跟上阿里巴巴、复星、海尔等生态型企业的成长思路——企业赢得未来的关键,已经不取决于消灭了谁,而在于团结了谁。

湖畔社群的生态圈

已经有了淘宝大学和阿里商学院的阿里巴巴,之所以还要建设不一样的湖畔大学,是因为马云认为 “我们希望聚集这么一批企业家,打造一个新的商业文明。我们相信新商业文明的时代已经到来。”

当下,行业边界进一步消亡,产业链的参与者更加多元。湖畔的各位创始人、保荐人所领导的企业之间已经充分合作,彼此依赖。比如,复星集团已是阿里巴巴发起的网商银行第二大股东,阿里巴巴以53.7亿元港币将银泰纳入了阿里商业圈,阿里体育与巨人网络已经展开基于移动电竞的战略合作。

无边界将成为组织的新常态,企业从过去的串联关系,走向串联与并联交织在一起的网状结构组织,从过去封闭的产业价值链过渡到现在的产业生态圈。华为宣称要建立“哥斯达黎加式”生态系统,联合开发者伙伴进行创新;马化腾认为开放型生态即将从“大树”变为“森林”,而腾讯的生态空间会顺应形势大规模扩容;小米通过平台向供应商伙伴传达自身的价值观和方法论,最终形成了“竹林效应”。目前中国商业已经出现了技术型生态、流量型生态、社群型生态、资本型生态和混合产融型生态的初步格局。

处于生态圈中的核心企业,通过产业链布局和用户应用场景创新,创造价值增量,形成了生态伙伴共赢机制。“要么是平台型企业,要么利用好平台”正是每一家企业即将看到的现实,和必须做出的抉择。

湖畔大学秘书长卢洋表示,湖畔已经形成了一个包括所有老师、校董、保荐人、学生的社群,它不受地域、时间、空间的限制,即使是非上课时段,大家也经常在网上讨论问题。而历任学员在毕业之后,将成为学校新的捐助者、保荐人和面试官。

可见,以学校为纽带的社群网络未来会进一步壮大,这无疑让阿里圈的企业家、创业者、品牌业务之间的联系与互动更为密切。一旦机会来临,行业边界会加速融化,产出新兴的领域创新,最终成就出一副生机盎然的生态网络。

2015年在湖畔大学第一届开学典礼上,马云发出呼声:“湖畔大学要活300年,阿里只要活102年”。除了要实现伟大的企业家教育,这句话可能还包含着另一层蕴意——即使以阿里巴巴命名的实体公司不再存在,湖畔大学所引领的生态圈依然要保有活力。

湖畔大学甚至呼吁政府官员加入学员队伍。 校长马云希望湖畔能成为“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黄埔军校”,他认为 “目前从商的环境价值观没有真正的出现”、“希望有一天,二十年、五十年、八十年以后,很多中国的政府官员会说,我曾经受过湖畔大学商业意识的训练,懂得了结果导向、效率导向和公平意识。” 阿里巴巴的发展日新月异,除了企业家群体,让实体经济的方向与自己判断的思路保持一致也尤为重要。

当学员所领导的业务迅速成长之后,这些新的颠覆者,将以分享产业链、共抗风险、共同盈利为目标,最终成就一幅商业新版图。而整个社会的商业价值观,由于受到一批批学员企业家的引领,保证了方向和步调上的一致——这或许就是马云所向往的“商业新文明”的未来图景。

湖畔大学是外星人马云新造的一个梦,我们与柳传志的问题一样:“10年后再看,湖畔大学的学生是否有相当的一批能够成为中国经济推动的力量?”

 


转载请注明来源:新民通讯 » 马云称“未来的三十年是动荡的三十年” 湖畔大学成资本家精英训练营 准备迎接“商业新文明”时代